第949章 吓唬你一下又如何(1 / 2)

烂柯棋缘 真费事 3590 字 1个月前

这一耳光下去,龙女顿时觉得浑身舒坦了不少。

而跟随着龙女一起进入殿内的四个水族虽然略显诧异应娘娘的反应,但也能够理解,毕竟那人冒充计先生道侣是大不敬在先,后面又等于和他们玩躲猫猫游戏,害他们浪费不少时间,要知道这可是龙族辟荒大事的时候呢。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使得殿内很多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练平儿已经被一击打飞,砸在墙角生死不知。

北木距离练平儿其实不算太远,龙女出现之时气势太盛,以至于让本来有可能出手阻止的他慢了半拍,再想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四名龙族缓缓走到龙女身后左右两边,面向殿内两侧,面带嘲讽地看着殿内之人。

“应娘娘驾到,凡殿内水族还不跪下拜见?”

面对这一变故,殿堂内所有人惊愕不已,一时间甚至都无人出声,而龙女转头看向殿内所有人,气势甚至盛过北木这个主人。

不过即便如此,殿内存在的一些水族当然也不可能真的直接跪下叩拜,只是他们感受到的真龙之威要更加强烈,先天性就有些不敢面对应若璃。

龙女首先留意的当然是阿泽,然后是直觉上讲威胁最大的北木,不过在看到殿内居然有这么多仙修,虽然看起来应该大多是些散修,但心中也是微微吃了一惊。

“宁姑姑——”

阿泽这时候第一个惊叫出声,不过还不等他冲向布满龟裂的墙角,龙女已经伸出另一只手挡,持扇横在阿泽面前。

“你?”

龙女无视殿内其他所有目光,甚至好似连北木都不被放在眼里,用比水晶更清澈的眼睛平静地看着阿泽。

“阿泽,那个宁心并不是计叔叔的道侣,你认为他会同这些蝇营苟且之辈为伍吗?她带你来此根本没安好心,若是有机会,这些人怕是巴不得让你敬重的计先生死呢。”

本来对于宁姑姑被打阿泽是十分愤怒的,可面对龙女的眼神,更是隐隐在对方身上真的感受到了计先生的气息,他低头看着对方白皙的手指握着的折扇,尤其是这把扇子上。

“我倒是谁啊,原来是应娘娘啊,老牛我敬你是一条真龙,不过你说谁蝇营苟且之辈?”

在满堂之人都被应若璃的强大气势和龙威压住的时候,在连北木都还未说话的时候,竟然是喝得醉醺醺的牛霸天第一个站了出来。

龙女折扇在阿泽往身边一带,不等对方说话,折扇已经轻轻在他身上一点,阿泽顿时感觉到一阵无力,然后缓缓软倒,被龙女身边的母蛟轻轻揽住,但他并没有昏迷,只不过是防止他乱跑。

“现在暂时不是说话的时候,一会我会和你解释的。”

龙女冲着阿泽露出今天的第一缕笑容,惊艳似白雪压枝梅花开。

不过龙女那笑容很短暂,在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已经面色平静的看向牛霸天,恐怖的龙威散发,长发都在身边缓缓飘荡。

老牛心中刚对龙女那一抹笑容升起朝圣般的神圣感,但下一刻,就只觉得自己面对根本不是一个绝美女子,而是露出可怕龙牙,更盘龙如山的一条恐怖真龙,仿佛下一刻就能将他吞噬。

老牛双目从充血好似赤红,额头和身上都泛起青筋,就是一步都不退,而边上的陆山君也缓缓站起身来,同老牛站在一起。

“虽是孽障,但确实气魄了得!”

龙女露出一丝笑容,淡淡地夸赞一句,心中则已经明白,面前两人应该就是那牛霸天和陆山君了,果然不愧是计叔叔看重的人。

“应娘娘,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来此作威,是不是有些过了。”

北木终于出声了,一声浓郁的魔气瞬间墨染所有空间,隐隐同龙气分庭抗礼,也让殿内大多数如同被扼住咽喉的人瞬间压力骤减,长长出了一口气。

“诸位道友,既然来了不速之客,今日之会就此散场吧!”

北木浑身魔气激荡,死死盯着应若璃,他自认如今已经继承了“父亲”八九成的力量,即便不及“父亲”全盛时期,但道行也十分恐怖了,而应若璃不过是才化龙没几年,就算硬拼也并不惧怕什么,反而隐隐有些兴奋。

“北道友还是小心些为好,听说这应娘娘可是同那位计先生切磋过并且那一场斗法打得是有声有色的。”

“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应娘娘还做不到只手遮天。”

其实北木心里还有一句话,就是这应若璃和计缘切磋,不过是因为对方关心她所以让着她,并不是真的她就有实力和计缘打得有来有回。

“那么既然如此,在下不方便留在此处,就先行告辞了!北道友,还有应娘娘!”

说话的仙修带着笑向着北木行了一礼,居然也向着应若璃行礼,然后离开座位往门外走去,在场的仙修也纷纷起身行礼,应若璃既然出现,他们就不方便留在这了,而且练平儿生死不知,会就更开不下去了。

“谁允许你们走了?”

面对龙女平静的声音,那说话的男子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对方道。

“即便是真龙也得讲道理,我等在此并无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即便此间有人同娘娘有怨,您找她去好了,我等绝不拦着,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