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搬家(1 / 2)

咬糖 池嘤 4368 字 2个月前

江城,三月。

上午刚下过一场暴雨,地面还是湿漉漉的,被雨水浸过的操场干净得能映出人的影子来。

骆殊一不留神踩入一个水坑,水渍溅到裤脚上,她低头看了一眼,抬脚甩了两下,然后毫不在意地继续往前走。

从学校里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霍家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正要离开,里面的司机探出头来开口道“小姐,上车吧。”

骆殊想都没想就回答“不用了,我待会自己回去。”

她虽然住在霍家,但平时从来不坐霍家的私家车。

上个月骆殊难得上一次车,坐在副驾驶上,结果被坐在后面的霍妍霍莺两姐妹不停拽头发,差点就给她薅秃。

虽然她后来又拽回去了,但这种事情,她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正打算离开,就听到车里传来一道娇气的女声“别管她了,还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

骆殊的眸底沉了沉。

看着车子从自己眼前离开,也不甚在意。

走了没两步,一辆显眼的迈巴赫缓缓停在她的面前,车窗摇下,男人精致严厉的脸映入眼帘,他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上车。”

这次骆殊没敢拒绝。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私立医院停下。

骆殊从副驾驶上下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小声询问“你带我来医院干什么?”

霍忱是霍家长孙,但骆殊很少见到他。

她是两年前被霍老爷子带回霍家的,两年里,她见到霍忱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但她知道,霍忱很厉害,不仅霍家的小孩怕他,就连家里的长辈,也要看他的脸色。

骆殊对霍忱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但每次看见他,心里还是有两分惧意的,虽然轻易不会表现出来。

霍忱扫了她一眼,淡淡道“进去就知道了。”

骆殊长长地“哦”了一声。

说了跟没说一样。

骆殊跟在霍忱的身后。

男人脊背挺直,熨帖的西装一丝不苟,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高冷气息。

骆殊用眼神丈量了一下自己跟他的身高差,她高二,一米六五,明明在班里也不算矮。

但是眼下跟霍忱站在一块,骆殊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矮子,恨不得能马上再多长几厘米。

从电梯里出来,霍忱在一间病房门口停下,骆殊这才收敛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思。

霍忱推门走了进去。

病房里围着不少的人,透过人群的缝隙,骆殊看到了病床上霍老爷子的脸。

刚刚还一脸“天塌下来都跟我无关”的女孩,表情立马僵住,她也顾不上人多不多的,慌慌张张就跑了过去。

“爷爷。”她担心地叫了一声,骆殊半蹲着伏在他的床边。

骆殊有些不悦地看了霍莺她们一眼,刚刚要是司机说要带她来医院找爷爷,她肯定不会拒绝的。

老爷子揉了揉她的头,朝病房里的其他人缓缓开口道“我有话要跟小忱还有殊殊说,你们先出去吧。”

霍妍和霍莺那一对姐妹花不满地瞪了骆殊一眼,骆殊也毫不客气地对她们翻了一个白眼。

人都走出去后,刚刚还有些喧闹的病房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霍忱淡淡地开口“医生说过你要静养。”

老爷子笑着说“你叔叔婶婶他们担心,就待了一会,不碍事。”

霍忱也就没再说什么。

骆殊还是担心地看着老爷子,软声问道“爷爷,你怎么了?怎么生病了?你哪里不舒服?”

想到刚刚霍忱说的那句,骆殊又软声提醒“你要乖乖听医生的话。”

霍老爷子面露感动。

他朝霍忱招了招手,霍忱走到他的身边。

霍老爷子开口道“小忱,我出国化疗的这几个月,殊殊就麻烦你照顾了。”

霍忱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事,没什么表情地“嗯”了一声。

骆殊表情微怔。

霍老爷子看向骆殊,解释道“爷爷要出国一段时间,去看病。你跟着小忱,爷爷放心一些。”

骆殊虽然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告状过,但是老爷子也知道家里的人对骆殊不好。以前还能护着点,这下一出国,就完全护不到了。

所以才把她交给霍忱照顾。

从病房里出来,骆殊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她看向霍忱,不安地问道“爷爷的病很严重吗?”

“没什么大事。”霍忱回答得言简意赅,语气依旧是淡淡的。

骆殊识趣地不再跟他说话。

回到车上。

霍忱才再次开口“现在就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我明天要送爷爷出国,之后要出差,没什么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