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十面兽歌(2 / 2)

异度冲击 真费事 5835 字 2019-08-06

“呸~恶心的味道”

狂熊人转头的时候,巷内的最后一名荒兽人嗜血战士倒在了巴斯巴的剑下。

“呼呼呼呼”

箱子内的士兵们都在喘着粗气,回复消耗的体力,但城内各处隐约响起一阵阵嘈杂的呼喊。

“吼~~~~”“哦哦哦哦哦”

“万岁”“哈哈哈哈哈”

“赢了”

“胜利了”

一阵阵欢呼声传来,并且越来越响,城内各处不断有人加入呼喊,巴斯巴和身边的士兵们也抑制不住激动欢呼起来。

荒兽人帝国两都全部陷落

。。。

东部战线,荒兽人大军中的那些沉沦存在没有选择回草原,而是想要快速突进,攻破索马人四国。

战力最强的比亚王国已经名存实亡,大部分国土沦陷,大量国民死伤,只要加紧攻击,索马人不足为虑。

只是当他们突进时,明明应该在西边草原的联盟军,居然能快速出现大批军队进行袭扰,正面战场也能偶尔硬拼一下,并且如此大规模的军队居然能神出鬼没,使得荒兽人侵略大军战果寥寥。

前线的胶着,加上家园的危机,越来越多的荒兽人不落悄悄逃离大军,尤其是当两都陷落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在军中扩散的时候,逃兵的规模更是愈演愈烈,甚至有人流传,索马人和长生种联军只诛杀那些“有问题”的嗜血荒兽人。

至于哪些荒兽人有问题,其实很多荒兽人战士自己也清楚,那些特殊军团,那些高级一些的军官,那些令人恐惧的眼睛和肤色。

有一些荒兽人老兵会私下悄悄说,那种荒兽人是得了某种恐怖的死亡病症,会传染,越是接触深了,自己也会慢慢变成这样。

在联盟军的通过秘境前后穿梭的情况下,形成一种诡异的包围和绞杀局面,两月时间,荒兽人侵略大军数量削减大半,这自然不全是战果,大部分是逃跑的,并且有越来越多的荒兽人加入游击军中的新军。

。。。

冬去春来,换成几个月前,除开秦小侠,对阵双方的任何一人都想象不到战局发展会如此迅速。

两江流域交汇的河谷重城鲁斯贝拉,原本比亚王国的经济之城。

城市曾经的辉煌早已不再,大撤离后这座城市也被荒兽人荼毒得够呛,没能及时撤走的人更是全部死光。

但现在,这座城市又有了人气,不过不是索马人。

残余的荒兽人侵略大军全都撤退到了这座庞大的城市,总数三十余万。

残酷而诡异的战争进行到现在,荒兽人居然只能依靠敌人曾经的天险来扼守,而疯狂的大军上层早已都是怪物一般的东西,想的只是杀戮和侵蚀,是不会投降的。

但对于剩余大军中还占据大多数的普通荒兽人,则是不安和慌张的。

是夜,越来越多的联盟军靠近两江,很多比亚王精锐还能想起曾经看到荒兽人尸体从江上流过的激动和振奋。

联盟军中更令人瞩目的是数量同样夸张的游击军新军,也就是那些投靠并通过筛选的荒兽人,总数接近十万。

里瓦、佑伊和古里安站在游击军阵前,望着城墙上布满火把火堆的鲁斯贝拉。

“让新军战士们靠近一点,就按照之前练习的一样,先声音统一,然后在扩大声音吼起来”

“是”“是”“遵命”

随着里瓦的命令下达,身边的几名荒兽人军官狂奔着跑向各自的军阵。

鲁斯贝拉内,城墙上和城内,无数荒兽人分成两种,一种要么显得愤怒狰狞而疯狂,一种要么颓废无神。

“天空无垠,草原苍茫我家就在这,牧场之上荒兽人的勇武,荒兽人的希望”

有歌声在城外响起,无数声音汇聚,先是嘈杂然后越来越整齐也越来越响亮,到最后,歌唱声好似海啸,从四面八方传入鲁斯贝拉。

城内一名瞌睡的荒兽人战士被吓醒。

“怎么,怎么回事我们的人”

边上一名小队军官脸上带着惊慌和茫然,带着犹豫和绝望看向自己小队中不安的战士们。

“不是他们的人”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