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带着众位保镖离开。

陆细辛一走,夏父赶紧冲出去叫人,夏母则是叫医生过来看夏未央的手。

这个时候,他们还意识到陆细辛的厉害,只怪他们自己太掉以轻心,只带了两个保镖过来,让陆细辛钻了空子。

想到刚才陆细辛对他的羞辱和无视,连话都不愿意听,直接让人卸了他的下巴。

夏家主就觉得大失颜面,想弄死陆细辛!

这个溅人!

两个保镖很快过来,解释说楼层发生了乱子,他们被人群带走了。

夏家主沉默,没有追究保镖的事情,而是阴沉着脸:“去,把医院的监控调来,我要让陆细辛那个小贱|人付出代价!”

居然带了这么多人到医院,其中一个还是国际逃犯,医院监控肯定有记录。

只要弄到陆细辛和国际逃犯掺合的证据,就能弄死她!

保镖动作很快,不一会就过来回复:“医院说监控视频坏了,什么都没录到。”

“砰——”夏家主一拳砸到墙上。

他阴沉着脸走入病房,里面围了一圈医生,每一个都神色凝重。

夏母看到夏家主回来,立刻扑过去,泣不成声:“老夏,女儿的手废了。”

手废了?

夏家主蹙眉:“怎么回事?”

主治医生回道:“夏小姐的手腕很特别,应该是脱臼了,但奇怪的事怎么都推不上去,我们院里最厉害的骨科专家都无能无力。”

“废物。”夏家主冷声,直接吩咐道:“安排转院。”

他就不信了,这个陆细辛真这么厉害。